励志 > 励志娱乐 > 正文

《亲爱的儿子》展现突尼斯高考 《蝠鲼》关注难民

时间:2018-10-14 01:13 分类:励志娱乐

原标题:《亲爱的儿子》展现突尼斯高考 《蝠鲼》关注难民

《亲爱的儿子》展现突尼斯高考 《蝠鲼》关注难民

卧虎单元入围影片《亲爱的儿子》新闻发布会

1905电影网讯10月12日,第二届平遥国际影展进入第三日,卧虎单元入围影片《亲爱的儿子》、单元入围影片《蝠鲼》举办新闻发布会,等电影主创纷纷亮相。

《亲爱的儿子》展现突尼斯高考 恐怖主义背后是绝望

《亲爱的儿子》由突尼斯导演穆罕穆德·本·阿提亚执导,讲述了男主角的儿子不辞而别,只身前往叙利亚参加恐怖组织,父亲踏上寻子之路,才发现父子之间已经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的故事。影片曾入围第81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导演的处女作《赫迪》曾获得第66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和最佳男演员奖。

《亲爱的儿子》展现突尼斯高考 《蝠鲼》关注难民

《亲爱的儿子》导演穆罕默德·本·阿提亚

导演谈到,电影中很多时候没有直接交代人物身份,是希望观众和人物保持一定的疏离感。他在拍摄时着力表达“感受”,而非将前因后果全部灌输给观众,“主人公是父亲,影片是父亲的视角,父亲看不到的,不能理解的,观众也同样不能理解。”他在剧本创作中加入了自己经常在生活中感受到的无力感和疏离感。面临人生中的“决策时刻”,比如影片中的父亲去不去叙利亚寻找儿子,解释永远不只有一个,人生是非常复杂的。

在《亲爱的儿子》中,突尼斯青少年面临着巨大的高考、升学压力与中国十分相似。导演坦言这是突尼斯的社会现实,不仅是学生,家长同样面对巨大的心理压力,并将其像“枷锁”一样束缚在孩子身上。

在导演看来,他想通过影片探讨“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以及如何影响年轻人,“恐怖主义不仅是恐怖这么简单,我们应该深挖恐怖主义背后是什么,是一种绝望,只有在绝望上做文章才能更为深刻。”阿提亚说,“影片第一部分有一些伏笔,儿子塞米有偏头痛,在社交和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不适感,他对生活有一种绝望感,这也最终导致他用这种极端的方式逃离绝望。”

谈到影片片名《亲爱的儿子》(英语译名:Dear Son),导演不禁吐槽,在几番翻译后,原意有一定程度的流失。他解释道,影片的阿拉伯语片名“Weldi”有两方面含义,一方面是“儿子”,另一方面是儿子这一辈的人,“影片中有很多男主角儿子辈的人和他的儿子有类似的遭遇和命运,这部影片讲述的同样是他们。”

《蝠鲼》创造有形“国界线”泰国文艺片状况不如中国

随后,藏龙单元入围影片《蝠鲼》举行发布会,泰国导演普蒂邦·阿朗潘出席。影片故事关于一名渔夫和他救回的无名罗辛亚难民。影片用充满探索性的想象来叙事,探讨身份的不确定性。该片曾获得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影片奖。

《亲爱的儿子》展现突尼斯高考 《蝠鲼》关注难民

《蝠鲼》导演普蒂邦·阿朗潘

导演透露,影片项目构思于2009年,“当时我站在泰国和缅甸的界河边,虽然名为国界,但移民可以自由穿越,没有边境的概念,当时我萌发了创作一部与‘国界线’有关的电影的愿望。” 2015年,泰国曾发现了100多具罗辛亚难民尸体,这一事件震惊泰国,这部电影也直接取材于这一事件。

影片《蝠鲼》的视觉效果非常突出,导演用大量钻石类碎片营造了如梦似幻的“国界线”效果。导演解释道:“国界线不是有形的,而是人在内心画出的界限,为了把这种界限视觉化,我们选择用这种材料在天然的森林中建立一种‘人造’的界限。”

《亲爱的儿子》展现突尼斯高考 《蝠鲼》关注难民

影展艺术总监马可·穆勒

谈到文艺片的发展现状,普蒂邦·阿朗潘坦言泰国的文艺片生存状况比中国差得多。当被问及是否会考虑拍摄商业片打入中国市场时,导演笑称:“我很想拍,但商业片不适合我,我做不到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