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 > 励志娱乐 > 正文

天盛长歌辛子砚劝天盛帝改立储君 知微与兄长孙弘相见

时间:2018-09-16 01:36 分类:励志娱乐

宁弈现在只想要母妃回来,不要天下,指责辛子砚就是那个想成为一代名臣的野心之人。辛子砚心寒,宁弈这是要寻一个罪名加到他身上,庄毅太子要是在天有灵,看到自己一直谨守诺言,一心辅佐宁弈,今日不是他有心背弃宁弈,而是宁弈弃自己如敝履。

天盛长歌辛子砚劝天盛帝改立储君 知微与兄长孙弘相见

辛子砚求见天盛帝,恳请他饶过宁弈一命。天盛帝大怒,让辛子砚看王氏的尸身,问他自己难道要饶宁弈这个弑母逆子的性命。辛子砚跪在地上,他今日就是冒死在王氏的面前,恳请天盛帝饶过宁弈,也饶过宁齐,还恳请天盛帝改弦更张立十皇子宁霁为储君,自己愿一生辅佐宁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手下向孙弘汇报赫连铮回京,孙弘决定实施下一步计划。顾南衣跪在宁弈面前,告诉他劫持雅乐夫人之事与凤知微无关,是魏王劫持的雅乐夫人,他是在私奴市场带走的雅乐夫人,还去了一趟魏知府。宁弈专程去了魏知府,找到了一块令牌。

宁齐见天盛帝,请父皇为母妃之死做主,为母妃伸冤,他只求父皇秉公处置,杀人偿命。天盛帝认为这也是理所应当,让宁齐告诉自己,那滟妃的命该由何人来偿。宁齐指责父皇心里只有滟妃一人,怒问道自己的母妃难道只是父皇的一时兴起。天盛帝怒斥宁齐,自己若对王氏全然无心,宁齐又如何能站在此处,他已经失去两位爱妃,不想再因此失去两个儿子,问宁齐是否愿意为了自己退让一步。

宁齐不会退让,宁弈亲口承认杀了母妃,这可是弑母之仇,他要如何退让。辛子砚赞同宁齐所说杀人者偿命,百姓中尚不能有冤案,更何况是天盛皇宫之中岂能有冤死之人,他认为需彻查王氏之死、滟妃之死,还有韶宁公主之死,询问宁齐当不当彻查所有冤案。宁齐慌了,只得听从父皇的诏令,但也表示宁弈若是不罢手,自己只能自保。

天盛长歌辛子砚劝天盛帝改立储君 知微与兄长孙弘相见

辛子砚认为若无不破不立的决心,不能解开这死局。天盛帝不信解不开这死局,他还想让宁弈和宁齐二人当着自己的面握手言和,认为自己有逆天改命之能,天下都能拿得下来,这家仇自己就不信化解不了。辛子砚问天盛帝,如今宁弈不肯面圣,天盛帝想要如何化解家仇。此时月泠求见天盛帝,还专门为天盛帝熬制了羹汤,并且道自己初做母妃,想要设家宴,宴请天盛帝和各位皇子,问天盛帝是否恩准。天盛帝大笑,夸月泠是自己的贤妃,家事就该是一场家宴来解决。

宁齐大怒,他需要亚相胡圣山的协助,孙弘保证会让宁齐如愿。彭沛询问宁齐此举可思量周全,宁齐指出当初宁川宁昇纷纷折翼于天盛帝和宁弈父子的手中,谁不思虑周全,只是又有谁得偿所愿,如今想夺他的大宝之位,那就各凭本事。

凤知微与孙弘见面,孙弘将早就刻好的桃木剑送与凤知微,声称原本早就要派人送到凤知微的枕边,助她安神。凤知微对这位兄长生疏,猜忌,孙弘却并不在意,承诺以后会一直保护着她。凤知微询问孙弘有什么事瞒着自己的,孙弘承认有,但自己并不会伤害她,请她暂且别再追问此事。孙弘准备离开,赫连铮和燕怀石走了进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