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 > 励志娱乐 > 正文

尹昉:粉丝变多也要担心自己有些“虚妄的膨胀”

时间:2018-05-18 14:32 分类:励志娱乐

网易娱乐专稿5月17日报道(文/派翠克 图、视频/韩冲)早在李睿珺拍完《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的时候,尹昉就听说了这位导演。但导演认识他,则是通过《蓝色骨头》和《火锅英雄》两部电影。在看完后者,李睿珺通过导演杨庆要了尹昉的联系方式。

确定加入《路过未来》之后,李睿珺带着尹昉体验生活。两人去挤地铁,去李睿珺曾经生活了11年的城中村。在尹昉看来,这些是导演的经历和世界,也是导演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故事和角色。尹昉从李睿珺的角度去看新民这个角色,然后跟他产生一种共识。

自己没事儿的时候,尹昉也会去角色可能生活的环境里面感受。在深圳,没有他的戏,他会到城中村里去看看住在这里人的生活。他告诉我们,自己会“脑补”,去想象每天在这样的环境里是怎么生活的,然后观看那样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包括外化出来的行为举止,让这些人渗透到自己的身体里。“我首先理解了这个角色,相信了这个角色,我才可以走进这个角色。”尹昉说。

虽然出道至今演的文艺片偏多。但春节的一部《红海行动》让尹昉多了不少粉丝。前段时间尹昉演了一部话剧,零宣传,但一开票也会被抢光。但是尹昉也觉得,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自己时,他也会担心自己有些“虚妄的膨胀”,自己也要不断地观察自己,反省自己。

粉丝们把这位80后的演员、舞蹈家称作“尹老师”。对于这个称呼,尹昉说:“当然这个称呼也会有一点压力,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要去做一个表率一样。但是我是不想承担那么大的责任,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一个楷模一样。”

尹昉11岁就自己来了北京。对他而言在北京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家乡的时间,对于家乡的感觉也是一直在变化的。尹昉自陈小时候是一个特别恋家的人,“我当时真的每次来北京都是哭着来的,就是舍不得,就觉得我肯定毕业了就要回去。”但是慢慢的,成年之后这种感觉越来越淡,而北京也会依然给他带来漂泊感。这种感觉和电影《路过未来》特别的像。

这种漂泊感,尹昉觉得是一个时代共同的感受。拍摄《路过未来》,则是从这个电影和这个角色再去认识这份感受。尹昉说,漂泊是他一直以来很重要的感受。“虽然大家有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语言去表达,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全球共同的感受,所以我觉得观众在这个里面一定会有共鸣的东西。”

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当时是怎样遇到新民这个角色的?

尹昉:当时就是导演找到我了,然后就给我讲了一下这个故事和这个角色。其实我在认识导演之前,我就看过导演的作品,也一直关注这个导演。他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当时这个名字就很吸引我。我当时看这个名字,我就想到可能这是一部跟死亡有关的电影。但是这个名字好像给了另外一种感觉、对于死亡的一种理解。

后来我又看了他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这个名字本身就有一种对话感。它的名字是《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但是它讲的是在沙漠里的故事。我就喜欢这样一种现实题材下的一种诗意感和一种浪漫温暖的感觉。后来李睿珺找到我的时候,我就想这个导演终于来找我合作了。其实我看他之前作品的时候就想什么时候能够跟这个导演合作。但是他之前的电影找的都是非职业演员,都是他们家乡的人。后来他找到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挺好的。

网易娱乐:李睿珺导演说他是通过《火锅英雄》认识你的,如果没记错的话,林超贤导演也是通过这个片子认识你的。但是好像不少媒体认识你其实是因为《蓝色骨头》。

尹昉:李睿珺也是看了我的《蓝色骨头》和《火锅英雄》两部电影,他跟杨庆认识,他找杨庆要了我的联系方式。

网易娱乐:你自己怎么看这两个电影给你接下来的表演带来的影响?

尹昉:一部是文艺片,一部是商业片。一部是主角,一部是戏分很少的配角。但是这两个角色本身反差挺大的,可能能够看到不同的可能性。相信后面的作品越来越多,更多的导演能够看到我更多的可能性,我自己也在挖掘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网易娱乐:可能绕不开的一个话题是,在接了《红海行动》之后,这个角色真的是爆掉了,好多好多粉丝。包括昨天放片的时候,很多粉丝都会围住你。你自己怎么看一下子有这么多人认识你?

尹昉:本身还没有太困扰,当然我所有做的事情都被放大了。好的方面就是你所有的东西都被关注了,哪怕我演个话剧,我零宣传,任何消息都没有发布,但一开票都会抢光。假设我现在做一个自己的舞蹈作品,那可能也会有一个这样好的关注度。这是好的方面。

不好的方面,当然现在还没有特别明显,你所有的东西都被大家看到了,可能自由度上就会稍微有一些影响。当然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越来越多人在关注你的时候,它会不会给你带来一些虚妄的膨胀,或者你会更在意粉丝的眼光和评价。自己也要不断地观察自己,反省自己。

网易娱乐:粉丝对你的称呼是尹老师,你自己喜欢这个称呼吗?

尹昉:还行吧。当然这个称呼也会有一点压力,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要去做一个表率一样。但是我是不想承担那么大的责任,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一个楷模一样。

网易娱乐:我发现有的粉丝很喜欢把你称为艺术家,有可能跟普通演员不一样,你自己觉得你离艺术家这个称号还有多远?

尹昉:艺术家如果是一个称呼的话,那我不知道离它有多远。如果用西方的一个概念artist,可能更像是一个做艺术创作的人。他的生活方式,他的思考方式,可能是一种艺术的方式。这是我后来真正去做艺术时的一种感觉,就是艺术给我带来全新的对世界和对自我的一个思路和一个生命态度。所以如果它变成头衔和一个高度的话,那我觉得我永远都不是好像要被这个高度所……

网易娱乐:之前看《蓝色骨头》的时候,崔健老师很纯真的一点是他非常相信一首歌、一个艺术作品可以改变很多人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你自己会不会有这种相信?比如你的一支舞蹈或者你的作品可能就会改变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尹昉:我可能没有那么大的一个信心和野心。我确实相信,并且能够看到很多伟大的作品对于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环境、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的影响,但是我对一个特别权威的东西总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所以做艺术对于我而言,不是为了去影响人或者去改变大多数人,这肯定不是我对于艺术的认识。

我觉得艺术还是一种沟通和一种对话,就是我对于这个世界,对于我身处的时代、环境、彼此之间的人的一种沟通、一种连接。至于反馈是什么样,影响是什么样,我觉得那是一种缘分,他会遇到属于他的人。

网易娱乐:因为你是学舞蹈出身的,但是好像毕业之后那段时间,自己反而不是特别热爱舞蹈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重新回到舞蹈的世界里。这是什么原因?

尹昉:小时候也不懂自己要什么,小时候学芭蕾,芭蕾对于我来说可能太束缚了。它的标准,它的条条框框,可能对于我的性格和我对艺术的(理解)不太适合吧,后来慢慢就失去兴趣了。但是离开舞蹈之后,也是因为长大了,就会对舞蹈有另外一个感受,你离开它再去看它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正好那个时候遇到了真正做艺术的艺术家,尤其是Pina Bausch,当时我看了她的演出,她对于我的一个震动,让我重新有冲动想去跳舞了。

网易娱乐:说回这部电影,电影里新民这个角色在小镇长大,但是后来到了深圳成为一个打工仔,他跟你自己的背景其实完全不一样。你会怎样让自己更快进入这个角色?

尹昉:首先肯定就是去了解,去体验生活。最开始导演就带我去体验生活了,他带我体验生活其实不是告诉你这个人怎么怎么样,他是把他的生活,比如他带着我去挤地铁,然后到他生活了11年的城中村,这是他的经历和他看到的世界。他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故事和这样的角色,我是从他的角度去看这个角色,然后跟他产生一种共识。

然后我自己又去查了很多资料,主要是从这个人的职业背景上。另外,我自己没事儿的时候就去他可能生活的环境里面,我就会自己去脑补,去想象每天在这样的环境里是怎么生活的,然后观看那样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包括外化出来的行为举止,让他渗透到我的身体里。我首先理解了这个角色,相信了这个角色,我才可以走进这个角色。

网易娱乐:那在为这个角色做准备的时候,你会感觉自己的某一个特征特质变到了这个角色中吗?

尹昉:肯定有。我觉得演电影的时候,对我来说最有意思的就是我通过这个角色扩大我的感受和经验,就是我个人的生命经验所没有的部分,我去理解,我去连接,我去诠释。其实他是我的另外一种可能性,我觉得万物都是有连接的,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那再远的角色,你怎么去找到这部分东西,我觉得是一种共情吧。

网易娱乐:这部片子里的两个人可以说都是那种把他乡变成了故乡的人,你自己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尹昉:当然有。我11岁就自己来北京了,在北京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家乡的时间,对于家乡的感觉也是一直在变化的。我小时候是一个特别恋家的人,我当时真的每次来北京都是哭着来的,就是舍不得,就觉得我肯定毕业了就要回去。但是后来真正成年之后,这种感觉就越来越淡了,回到家那种家乡的感觉也不一样了。但是在北京生活了那么多年,你也没有感觉它是你的家乡,那种漂泊感其实是很强的。

后来我自己做艺术之后,去到世界各地,看到其实世界各地都是这种类似的情况,这是当代共同的感受,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感受,就是这种漂泊感。所以我从这个电影和这个角色也是再去认识这份感受,这个感受也一直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感受。我也是做了跟这种东西类似的一个我个人的作品吧。虽然大家有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语言去表达,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全球共同的感受,所以我觉得观众在这个里面一定会有共鸣的东西。

网易娱乐:片子里我印象很深的一段是杨子姗的那个角色耀婷跟着家人回到甘肃,整个家族的亲戚都围着他们,看着这一家过了十几年之后才回到老家的人。你自己现在回到老家,会有这种类似的事情吗?

尹昉:会呀。比如过年回家的时候,他们就聚在一起么,你会感觉你跟他们的生活完全是(不同的)。小时候感觉大家是一家人,当然现在也是一家人,但是那种生活状态是不一样的,尤其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生活的那种环境和他们生活的方式,他们有他们对于生活的理解和方式,我有我的,他们其实很难去理解你这部分的东西。所以这其实造成了一定的……为什么会有漂泊感,为什么这种归属感会越来越难?其实就在于这种断裂吧。

网易娱乐:这种漂泊感,你觉得算是你整个创作的一个根源吗?

尹昉:根源,我现在不好说,但是是很重要的一种感受。而且我一直没有跟这种东西去对抗,没有任何批判的态度,反而是去找另外一种方式跟它相处,去理解它,看它在这个时代和我个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也是这个电影最能打动我的部分,包括这个名字,给我另外一种思路。

网易娱乐:这个电影去年也去了戛纳,你也有各种作品一直在国外巡演。你觉得走戛纳那条红毯,以及首映时接受所有观众的掌声和一个舞剧作品在谢幕时接受掌声,那个感觉是一样的吗?

尹昉:那还是不一样的。有相似的部分,比如我跟观众一起去看这部电影,这个时候,我是一个观众,我在看自己的表演,我收到观众的反馈和掌声,和我演完这场出,然后观众给我的掌声,那种自豪感会有相似的部分,但是身份不一样。如果是电影,这个时候我变成了观众。那在舞台上,我是一个表演者。

网易娱乐:《火锅英雄》、《青禾男高》、《红海行动》其实都去全国各地做了路演,你会不会觉得路演这部分的工作有一些消耗自己?

尹昉:反正挺累的(笑)。因为路演说车轱辘话,不断地说一样的东西,反正挺累的,感觉比拍电影累,会有一些消耗。当然为了电影,我会觉得这是作为演员应该做的事情。

网易娱乐:因为《红海》之后,粉丝量真的爆增,你会不会觉得以后一些电影公司也会把你当做流量来看待?

尹昉:有的话,也挺好的,那机会会更多,自己拍摄的东西也更容易被大家关注。但是对我自己来说,我会提醒自己,什么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而不是为了成为流量而去做这些事情,或者我为了争取更大的流量去拍什么样的电影,或者拍什么样的作品。还是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那件事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