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 > 社会新闻 > 正文

大学生鼻窦炎手术后智力受损:无法完成两位数加减

时间:2019-03-01 10:35 分类:社会新闻

2月27日上午,王鸣(化名)的父亲来到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这是两年多来除了医院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两年前,25岁的王鸣在武汉一医院进行了鼻窦炎手术, 让他和家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场手术改变了整个家庭的命运。“他现在连两位数的加减都不会了,每个月还会癫痫发作。”2月27日,王鸣的父亲向记者表示,他们希望医院能够为王鸣提供医疗和生活保障。

大学生鼻窦炎手术后智力受损:无法完成两位数加减

鼻窦炎手术后,身体不断出现异常

一米八的身高,面孔有点像香港明星余文乐,在父亲眼里,大学刚刚毕业的王鸣长得很帅气。但是,王鸣的生活却在一次鼻窦炎手术之后,发生了让人难以接受的变化。2月27日,王鸣的父亲告诉记者:“他一直有点轻微鼻炎,我和他妈提议去医院看看。”2017年1月17日,王鸣在武汉市一医院挂了耳鼻喉科门诊。医生给王鸣做了CT ,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是鼻窦炎,需要住院进行治疗。当天王鸣没有办住院手续。

王鸣的父亲说,“第二天我们去找了耳鼻喉科的主任许某,询问这个检查结果到底需不需要住院治疗,吃点药可不可以。主任说不行,这非要开刀。”听完医生的话,家人当天帮王鸣办理了住院手续。2017年1月20日,他做了鼻窦炎的手术。据王鸣的父亲回忆,当天做完手术之后,王鸣就不停地呕吐,他们向医生反映情况,医生表示这是术后的正常反应。手术后第二天,王鸣出现了不说话、不吃饭的症状。他的家人再次向医生反映情况,这次医生的解释是,可能是鼻腔里面的纱布堵住了,明天拿出来就好了。

当天晚上,王鸣一夜没睡,不停地吐,当时走路已经不方便了。王鸣的父亲介绍,“我们再次和医生反映,医生依然说是手术的正常反应。”手术后的第三天,王鸣鼻腔里面的纱布被取出,“取出纱布之后,小孩看着就不行了,走路说话都不行了,我们又向医生反映,医生还是说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王鸣父亲说,他当时很着急,找了神经内科的医生过来检查,当时医生建议赶紧做一个脑部CT。CT出来之后,医生就诊断是脑部出血。耳鼻喉科的主任许某看到这个结果就表示,这个现在肯定是有问题的了。他建议家属考虑转院。随后,王鸣的父亲拨打了120,将孩子转到了其他医院。

在重症监护室39天,家属签了四次病危通知书

2017年1月22日,王鸣到达另一医院之后,他的右半身连同手脚已经全部蜷缩到一起了,并伴随失语症状,他被立即安排住入医院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王鸣的父亲介绍说,王鸣的核磁共振报告结果显示他脑部充满积液,“当时医生让我们做最坏的打算,这个小孩肯定是没救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整个都崩溃了。”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但王鸣的父亲仍然还记得第一次签署病危通知单的情形。“

1月24日晚上七点,他出现了呼吸困难,瞳孔放大等症状,医生当时就下达了病危通知单,告诉我们孩子要死了。”万幸的是,医生当天将王鸣从死神的手里抢夺了过来,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天,一份新的病危通知单递到了王鸣父母手里。王鸣在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住了39天。这段日子他的父母同样难熬,39天里,他们一共签署了四份病危通知单。最后一次是2017年2月13日的开颅手术。在此之前,王鸣接受了3次钻孔引流术。

大学生鼻窦炎手术后智力受损:无法完成两位数加减

2017年4月25日,王鸣出院。他在神经外科病房住院93天,治疗花费了近36万元。

司法鉴定:医方过错在损害后果中的参与度为80%—90%

鼻窦炎手术至今,王鸣成了医院的常客,已经住院9次。最近一次是2018年12月进行的开颅手术。“目前我们花了一百多万元的治疗费,其中近60万元的费用是从亲戚那里借的。”王鸣父亲说。面对高额的治疗费用,2017年年底,王鸣父母决定向医院讨要说法。医院表示,需要封存王鸣的病历,同时让家属对王鸣的身体状况进行司法鉴定。2017年12月4日,湖北省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作出了司法鉴定意见书。

2019年2月27日,记者在这份鉴定意见书中看到,王鸣被鉴定为左侧额顶部硬膜下积脓所致智力障碍,继发性癫痫,评定为九级伤残。“结合医方的资质及诊疗水平,建议医方的过错在损害后果中的参与度为80%—90%。”王鸣的父亲向记者表示,他们拿到司法鉴定结果后去医院讨说法,医院方面表示让他们走法律途径。2018年,经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协调,医院支付了50万元的住院费。但在王鸣的父亲看来,这50万元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之后,王鸣的父亲多次前往医院协商解决办法,但医院方面都不出来处理问题。医院方面的一位领导曾向他表示,这是上一任院长的事,与他无关。

大学生鼻窦炎手术后智力受损:无法完成两位数加减

癫痫每月发作,至今无法完成两位数加减

王鸣的父亲曾在一份“诉求”书中表达自己的无奈:“他是我们家的独子,人生的黄金时期,本来是有美好的前景和未来,因为这次医疗事故导致他生活半自理,需要人长期照顾和陪伴,作为家长我们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据他介绍,目前,王鸣待在家里,生活只能半自理。而他的父母关了之前开的食品加工厂,全心照顾王鸣。

“我们夫妻俩现在已经失去经济来源,(王鸣)后面还需要不断治疗,癫痫每个月会发作,医生说癫痫终生无法治愈。”王鸣的父亲说,王鸣现在只能进行简单的交流,语言、逻辑都有障碍,身体右半部分肢体功能是减退的,肾功能出血,肝功能也受到有影响。“做完开颅手术后,他连父母都不认识了,数数也不会了,就像婴儿刚出世一样,现在两位数的加减也还不会。”

2019年2月27日,王鸣的父亲向记者表示,他们希望医院为王鸣提供两项基本保障:王鸣终身的医疗保障(医疗相关费用根据提供的单据实报实销)和生活保障。同日,记者致电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件事情正在处理中。2019年2月28日,湖北武汉市硚口区卫健委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事一直在调查处理中,工作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展开了,“这个工作我们也一直在处理,家属和医院也一直在沟通,现在还没有一个最后的结果。”此前,记者曾多次致电医院,均未获接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