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 > 社会新闻 > 正文

女童病房“嫁”爸爸遭质疑 25万治疗费仍是难题

时间:2018-12-08 12:26 分类:社会新闻

女童病房“嫁”爸爸遭质疑 25万治疗费仍是难题

女童病房“嫁”爸爸遭质疑 25万治疗费仍是难题

近日,一条北京4岁白血病女童病房内“嫁”爸爸的消息感动了众多网友。不过,也有网友质疑父女俩在炒作。女儿和爸爸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津云新闻记者赶往北京寻找答案。

病房内爸爸向女儿“求婚”走红网络

近日,一条北京博仁医院病房内4岁女童“嫁”爸爸的消息在网上热传。照片中,爸爸手捧鲜花单膝跪地向女儿“求婚”,女儿头上围着白色的毯子,身上披着白色的床单双手接过爸爸手中的鲜花。只不过,这一切都发生在病房内,女儿坐在医院的单人床上,旁还摆着医疗设备。

这张照片给网友的第一感觉就是女儿生病了,爸爸在医院照顾。至于女儿“嫁”爸爸这个说法,有些网友为此感动,也有人质疑是在炒作。

今年的第一次寒潮预警吹蓝了北京的天,也让空气变得更加干冷。距离北京南三环外纪家庙地铁站不远,沿着一条狭窄的马路穿行,这里没有西单、王府井那样拥堵,没有国贸那么多高楼大厦,更像是城郊结合部,多了些乡土气息,博仁医院就在马路深处,这家医院是血液病专科医院,大厅也没有北京其它三甲医院那么拥挤。

津云记者向医院前台查询“网红”女童袁娅馨的病房号,“是和爸爸‘结婚’那个小女孩吗?”前台工作人员问道。小娅馨和爸爸“结婚”的消息已经在整个医院传开,让医护人员非常感动,大家都很心疼小娅馨。

女童病房“嫁”爸爸遭质疑 25万治疗费仍是难题

在记者到达医院前,就有一名北京市民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赶到医院,给小娅馨捐了1000元医药费。

玩笑成真 女儿“嫁”爸爸

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津云记者见到了袁娅馨的爸爸袁东方。35岁的袁东方显得比同龄人苍老许多。袁东方破例带记者走进了血液科病房。病床四周的隔离罩被拉开了一个洞,各种检测仪器暂时“休息”。刚刚输液结束,小娅馨精神状态不错,坐在床上吵着要喝奶,只是她的身体看上去比同龄人消瘦许多。

看到又陌生人进屋,小娅馨并没有拘束,而是高兴的和记者打招呼。妈妈蓝兰和记者寒暄后,给女儿打了奶粉,小娅馨双手捧着奶瓶享受的吮吸着。

蓝兰说,女儿现在看着精神状态不错,过几个小时,药物的作用减弱后就会发烧,整个人都没精神。

由于记者不能在病房内待太久,离开病房前,小娅馨一边含着奶瓶,一边用含糊不清的口齿和记者说再见。

走出病房,摘下口罩,袁东方回头看了看病房门口的玻璃窗和屋内的妻子摆了摆手。转身面对记者时长叹了口气。

当记者问及女儿“嫁”爸爸的消息后,袁东方第一句话回答道:“肯定很多人会觉得我是在炒作,其实真没有,也没必要,孩子都这样了,哪有心思炒作。”

袁东方说,小娅馨32个月时候就被诊断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后来治好了,如今又复发。小娅馨在医院接受化疗时,需要经常输液,由于孩子静脉太细不好找,于是今年11月16日,医生在小娅馨腿上插了一条和筷子长短相仿的管子。每天20个小时输液,疼的小娅馨经常嚎啕大哭。

袁东方和蓝兰夫妇看着心疼,可必须想办法安慰女儿。袁东方常常抱着女儿哄她说:“女儿不怕,打完针就好了,咱就回家去动物园,上学,长大了找男朋友谈恋爱,结婚。”因为经常拿这样的玩笑话哄女儿,前几天女儿突然问袁东方自己什么时候能结婚。袁东方告诉女儿,等她长到像爸爸妈妈这么大的时候就可以结婚了。

女儿却说,那样等的时间太久了,怕自己等不到那一天,因为治疗实在太疼了。她想现在就和爸爸“结婚”。袁东方说,其实女儿根本不知道结婚是什么概念,也不知道结婚的对象是谁,女儿以为结婚的事从爸爸嘴里说出来,那么结婚对象就是和爸爸。听到女儿提出这个要求,袁东方爽快的答应了。

11月17日,父女俩就像过家家一样,没有做什么准备,也没有布置“婚礼”现场。只是在输液过程的间隙,女儿坐在病床上,用毛毯披在头上当头纱,床单当婚纱。病房内的花盆内有鲜花,袁东方就临时拿来当“新娘”的手捧花。和女儿拥抱的那一刻,袁东方既幸福又伤感。他好想看到女儿走红毯那一天,他盼着这一天快点到来。

女童病房“嫁”爸爸遭质疑 25万治疗费仍是难题

袁东方单膝跪地向女儿献花的过程被妻子蓝兰用手机拍了下来。

袁东方只是把这些照片发在了朋友圈内,正好遇到一位来医院采访的媒体人,后来被这位媒体人将照片发到了网上,父女俩成了“网红”。

女儿“病生病” 急需25万元进仓“门票”

袁东方一家是辽宁省丹东市最普通的 “ 打工族 ”。2012 年,他与青梅竹马的小学同学蓝兰走进婚姻殿堂,次年便迎来了可爱的女儿小娅馨。

袁东方的父母都患有高血压,父亲还患有严重的糖尿病,每天需要注射胰岛素维持。婚后,袁东方和妻子靠到处打零工挣钱养家,日子虽过的一般,但他们却格外的孝顺。

2016 年 9 月厄运降临,只有32个月大的小娅馨开始莫名高烧不退,袁东方夫妇带着女儿奔波于各大医院之间,但一直检查不出来具体结果,最终,小娅馨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被确诊为 “ 急性淋巴白血病 L1 型 ”。

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被病魔拖累,袁东方的亲戚已经借遍了,婚房也卖掉了。父母把自己30平方米的房子腾给袁东方一家三口,自己住进了廉价出租屋。

后来,经过化疗,小娅馨维持住了病情,不过袁东方却欠下了40多万元的外债,当时袁东方心想,只要小娅馨的病情能控制住,夫妻俩可以放开手脚打工挣钱还债。

今年11月,小娅馨的病情复发。这次骨穿诊断结果是白血病发生了变异,由原来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转移成髓系白血病,小娅馨的血小板和血红蛋白急剧下降。

就在津云记者采访的前一天,小娅馨肺部感染,心率过速,患有感冒。医生告诉袁东方,小娅馨目前急需骨髓移植。由于蓝兰家族有癌症史,袁东方的骨髓成了小娅馨唯一的救命稻草。

如今袁东方和小娅馨一样是重点保护对象,袁东方不能疲劳,不能感冒,随时准备为女儿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这次来北京之前,袁东方背着父母将父母腾出来的房子抵押掉,借了3万元的高利贷。仅仅十多天,袁东方的卡里就只剩下了800块钱。

他硬着头皮向亲戚朋友再次借钱,没想到得到的答复竟是:“没钱借给你了,那病不是咱穷人看得起的,夫妻俩趁年轻不如再生一个,免得人财两空。”袁东方哽咽着说。钱没了可以去挣,可女儿没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袁东方和蓝兰决定,不管多难也要救女儿。

医院给小娅馨下达了最后“通牒”,最迟半个月内必须要进骨髓移植仓,而高达25万元的进仓“门票”让袁东方无能为力。

再过一个月就是小娅馨5岁的生日,袁东方不知道他还能不能陪女儿过完第五个生日;袁东方更不知道,能否看到女儿走上红毯那一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