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 > 社会新闻 > 正文

癌症晚期男子索债四年 欠债者:接电话够给面子了

时间:2018-05-24 07:27 分类:社会新闻

【撰文/王山而统筹/刘姝蓉】来自河北唐山的张国文五年前借给朋友的儿子二十万元,却因索债无果无奈起诉欠债者。胜诉后,身患癌症的他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对方仍未还钱。近日,张国文告诉大白新闻,自己已是癌症晚期,无钱医治,这些是救命钱。欠债者陈某某和他同村,有车有房。

今日(5月23日),大白新闻以家属身份致电陈某某,对方表示,这事你管不着,接电话已经够给面子了。大白新闻还就此事致电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负责此案的张法官,其表示“我不能确认你的身份,所以不便透露。”

索债未果上诉法院后胜诉

癌症晚期男子索债四年 欠债者:接电话够给面子了

张国文向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递交的强制执行申请书

张国文是一名退休工人,也是一名老党员。2013年5月1日,其朋友的儿子陈某某以周转为由,找张国文借去十万元并签订了借款协议,双方约定借款期限为一年。此后,陈某在2013年7月又向其借走十万元,双方再次签订协议,约定2014年7月1日还借款和利息。

“借款到期后,我给他打电话要钱,他说他没钱,让我去法院起诉他。”张国文称。

2016年5月,张国文多次催债无果后,向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起诉欠债者。2016年5月26日,法院判决被告陈某某、熊某某(陈某某妻子)在判决生效后5日内给付原告张国文借款200000元,并自2013年12月1日起至借款实际付清之日止按年息18%支付利息。

拿到法院判决书的当天,张国文便向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法院执法局递交了强制执行的申请。张国文说:“法院执行局给我办理了陈某某的楼房保全,他在当地有一套贷款买的房子,递交强制执行的申请两年多了,到现在仍没结果。”

母亲89岁卧床不起,只能送去养老院

“我原本还有些积蓄,但从15年得了占位性病变胆管癌,到现在已经欠了二十多万元。母亲也89岁了,卧床不起,我身患重病,没有能力照顾她,就把她送到了养老院,每个月还需要3000元的费用。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张国文称。

癌症晚期男子索债四年 欠债者:接电话够给面子了

张国文哽咽道:“我现在身体越来越差,连去养老院看母亲的力气都没有了,母亲快90岁了,我却不能尽孝。我现在还撑着一条命,就是怕死了要不到钱,母亲也没人管了。”

饱受病痛折磨,为赡养母亲坚持要债

提起母亲,张国文表示,后悔做好人把钱借出去,辛苦攒下的钱好心借别人周转。如今四年过去了,一直没有结果,现在自己身体状况很差,生活马上不能自理。

“法院执行局说找不到他,让我帮忙盯一盯,我实在有心无力。每天只能吃点流食,也不能喝太多水,胆和肝脏都疼,太痛苦了。如果不是想要把这笔钱留给我的老母亲,我宁愿现在就去死。我老母亲90岁了,我却不能敬孝,只能把她送到养老院,这不是逼着我和老母亲去死吗?”张国文称。

他说,自己已经走投无路,生命也进入倒计时。由于自己患的是占位性病变胆管癌,他体内的黄疸比正常人高了三倍多,血小板和白细胞都很低,如果做手术很有可能大出血,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吃不了饭,只能靠流食勉强维持着生活。胃部胆管堵后就发烧,肝和胆一弯腰就疼。大白新闻注意到,由于患病,张国文整个人肤色呈黄色,眼睛中眼白都变黄了。

癌症晚期男子索债四年 欠债者:接电话够给面子了

癌症晚期男子索债四年 欠债者:接电话够给面子了

图为张国文患病治疗的单据

欠款者回应:接电话已经够给面子了

今日(5月23日),大白新闻以张国文亲属的身份联系到陈某某,对仍未还钱一事,陈某某表示:“这事你管不着我告诉你,有啥事儿咱俩面谈,我接你电话已经够给你面子了,知道不?”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此外,大白新闻就张国文胜诉后向法院递交强制执行申请两年无果一事,联系到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负责该案的张法官。张法官称,“我不能确认你的身份,所以不便透露。”

返回顶部